西方哲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西方哲学>后现代哲学>正文

从后现代哲学透视当下中国的大众文化

来源:新浪博客  发布日期:2014-05-14 10:36

当下的大众文化是具有诱惑力的、有着广泛影响的文化现象。大家都知道,2005年、2006年湖南电视台组办的“超级女声”竞赛活动影响很大,当时它的收视率直抵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而其后它在全国范围内受到的关注和产生的影响力更是不容忽视。一时间,一些词语成为具有创新性的流行语,例如“超女”、“粉丝”、“玉米”、“笔迷”、“凉粉”等等。可以说,“超级女声”从一个超大型的、类似于卡拉OK的电视竞赛活动衍生为一种刺目的文化现象。现在,几乎全国每个电视台都有栏目在组办类似的“个人才艺展示”或“才艺大比拼”,其实就是“超级女声”活动的延伸。当然,延伸中又有所变异,其中,“模仿秀”成为近年来最突出的文化现象。自2008年起,又出现了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流行语——“山寨”。“山寨”背后又隐藏着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山寨文化”现象。“山寨”一词是新创的网络词汇。面对“超级女声”、“山寨”、“模仿秀”这三种文化现象,有的人给予了冷嘲热讽、指责谩骂;有的人则热烈吹捧、盲目赞扬。有些人大骂,有些人举手高呼,有些人忧虑,有些人认为这是一种文化发展中的新的现象和契机。一种新的文化现象出现,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意见和不同的评价,这也是完全正常的。

从后现代哲学透视当下中国的大众文化

关于“超级女声”就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指责的方面认为,超级女声有四大罪状:玷污艺术;毒害青年;破坏教育;违规操作。有的人认为,“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肯定方面的认为,“超级女声”的竞选活动具有公众性、形象性和开放性,它是符合法律原则的、符合比赛规则的、符合公民道德准则的。它的整个过程都受到司法部门的公证,就说明了这一点。

我们查阅了不少关于“超级女声”的评论,其中持否定意见的,没有对超级女声现象给予深刻的令人信服的批评,更多地是简单化的冷嘲热讽或谩骂指责;而持肯定意见的,同样是盲目的吹捧和廉价的赞扬。超级女声活动结束了,这种简单化的批评和争论也就结束了。谁也没有认真去思考“超级女声”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它里面蕴藏着什么样的精神观念?它表达了人们什么样的诉求?这种文化现象是一种偶然,还是一种必然?“超级女声”为什么会引起全国性的关注?

对于“山寨”现象也是众说纷纭。“山寨”一词源于广东白话,它指一种由民间力量引发的产业现象。“山寨”的原意是指这些民间产品的“快速仿造”特点以及它“面向平民”的“销售策略”。这种产品在小作坊中起步,快速模仿著名品牌,模仿的产品涉及手机、数码产品、游戏机、日常生活用品等,可以说,无一不有。例如,山寨手机、山寨笔记本电脑、山寨MP3等。最近在南京和成都出现了“山寨一条街”。从商店的招牌和广告就可以看出它的“山寨”特点。例如:模仿“NOKIA”的“NCKIA”;模仿“adidas”的“odidos”;模仿WOWO方便店的“MOMO”店;模仿麦当劳的“M”“MA”锅盔店;模仿日本著名的生活瓷器“TOTO”的“TQTQ”瓷器店等。这种模仿、仿制,比起那种明目张胆违反国家法律的走私产品、以次充好的翻新手机、盗版书和光碟似乎多了一点点自主、自立的骨气。

可以说,“山寨”产品行走在行业和政策的边缘,钻的是国家政策的空子,打的是法律的擦边球,从而不断地引发争议。山寨产品不用缴纳17%的增值税,不交销售税,不花产品开发费,不用广告费,不用缴纳促销费,不用注册登记,不用办理入网许可证,价格比品牌产品低得多,只有品牌产品的1/4左右。由于“山寨”产品的趋时尚性和低廉的价格,对于讲求实效的中国平民来说,这是最受欢迎的东西,因此山寨产品风行大江南北。

“山寨”产品的行业特征被网友们挖掘出来,借用来指称和评价当下生活中的类似的文化现象。因此就有了所谓的“山寨新闻”、“山寨文化”、“山寨春晚”、“山寨版百家讲坛”等等。现在真可以说是“山寨”横行的年代!

目前,对于山寨文化现象的争论,只局限在山寨产品侵权的问题上,还没有人从更深的层面揭示山寨文化现象背后隐藏着的思想和观念。

模仿秀是近年来大家都喜欢的文艺节目,各类模仿秀的节目遍布于全国各地的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中,以当下正大红大紫的“小沈阳”为代表。严格地说,在全国如火如荼进行着的各种“模仿秀”活动,也是一种山寨文化现象,对于它,绝大多数人是喜爱的,批评的声音不多。

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应当怎么看待这些现象?这种新兴的大众文化现象背后蕴藏着哪些思想观念,代表着民众什么样的诉求,由此引发了我们的思考。

我们认为,上述三种现象的出现(当然还有其他形式的大众文化现象),有着深厚的社会原因,它们是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社会在现代化转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九十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中国社会显现了后现代社会的特征。“后现代”(postmodern)主要指“高度现代化”(hyper-modern)。“后”(post)可以理解为积极主动地与先前的东西决裂,从陈旧的状态中解放出来,进入一个新的领域。

后现代社会和文化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基本特征:

第一、从后现代的社会特征来看,它是后工业化社会,是以信息和科学技术为主导的社会。科学技术有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一切东西都通过高科技的力量被符号化、信息化、复制化,人为的文化因素越来越压倒自然的因素。为什么这样讲呢?这表现为通过科技手段再造逼真的生活场景,而这些再造的虚似的生活场景已广泛运用于电影、电视和摄影。美国电影大片中所表现出来的、各种生活中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场景,都是利用高科技手段加以创新和复制的。人为创造的虚似的生活空间正在部分地取代真实的生活空间。

人造性超越了自然性,打造和包装成为了推新和创新的重要手段。

这样,“各种事物之间的差异的界线模糊化,因果性和规律性被偶然性和机遇所取代”。(高宣场:《后现代论》32页。)例如,某些著名电影演员的知名度与王宝强的知名度,就模糊化了;著名歌唱家与小沈阳的串红也模糊化了。“王宝强”和“小沈阳”现象就充分说明,一个人的成功,并非仅仅依靠天资、才能、刻苦。

机遇和偶然成为成功的重要因素。

舞蹈演员每天必须把杆练习形体和基本动作;歌唱演员每天必须坚持练声;戏剧演员每天必须训练形体、朗诵、表情;学习钢琴的孩子天天苦练十来个小时……这些人十年如一日,却只有很少的人能成为明星。相比较王宝强和小沈阳来说,机遇和包装等偶然性的因素成为他们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当下,甚至通过现代传媒和包装,就可以打造一个并没有什么学术功底的“学术明星”。

第二、从后现代社会的知识特征看,一切知识都被数字化、符号化及商品化。不能数字化、计算机化的知识,几乎不被看作知识。同时,知识全部被商品化;知识的拥有和传授衍变成了知识的生产和销售。例如,各种各样的“培优班”、“健身班”、“培训班”都涌现出来,只要花钱,就可以学到你想学的东西。总之,学习知识、掌握知识已经成为一种消费过程,你有钱就可以获得各种知识。从出卖文化知识到获得文化知识,完全是一种商品交换关系。过去只有物质的东西才能成为商品,现在精神性的东西、思维的知识,已经成为了商品。因此,谁掌握了信息、知识,谁就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过去争夺的是物质和金钱,现在争夺的是人才和信息。知识不仅是力量,而且是权力、财富。

可以说,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决定了文化的商品性质。文化产品、精神产品成为商品,是市场经济发展中必然出现的趋势。因为,商品生产的风向标是消费,商品就是为了满足消费,消费的需求就是市场的需求,消费的趋向决定商品生产的趋向。然而,商品从来就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商品必须面对最大多数的消费人群。这最大多数的人群,就是社会上的大众。

消费的大众化就是产品的大众化,就是产品的生存之道。文化产品消费的大众化决定了文化产品的大众化特点,大众性的文化必然成为社会的主流文化,它正在从数量上取代过去的“政治主流文化”。人们掏钱进行文化消费,总是选取自己爱好的、感兴趣的东西。过去有种这样的消费模式,就是由单位组织人们观看某些文艺节目,人们自己掏钱,现在这种消费形式几乎不存在了。现在人们的文化消费是自由的、个性化的、更多是为了休闲的需要。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消费兴趣,“休闲和消费决定了文化生产;娱乐和游戏取代了规则化和组织化的活动,生活形式日渐多元化”。(高宣场:《后现代论》32页。)

消费就是为商品买单。消费就要有商品,商品就要由工厂制造,文化产品就要由文化产品生产商来生产,生产了以后通过消费,一切精神的、物质的文化产品都变为了金钱。那么,我的钱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人们的思想逻辑是:我们看什么,选择什么,在于我们,我凭什么要看你那个,学校组织观看的,或者单位组织观看的那些宣传性、教育性的电影,还要我交钱,我凭什么?我要看我自己的。消费者有了自主权。消费者一旦有了自主权以后,他就要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去消费?我的消费满足我的什么样的需求?在高度紧张的,高度繁忙的生活当中,我要求宣泄情感,我要求休闲娱乐,我要求调剂精神。我再也不会在休闲状态中,去接受什么文学的认识作用、教育作用的信条了,我拒绝这个观点,我就是为了审美,为了开心,为了找乐!只要能开心、能逗乐我就买单,我的消费就是为了满足我逗乐的要求。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成为文化商品的主体。从这一点上看,他就把传统的美学理论、文学理论所强调的什么“文艺的教育作用”呀,“文艺的认识作用”呀,“文艺的审美作用”呀,都撂在一边了。这样,不仅人们的思想观念和美学理论,乃至我们日常的审美习惯都发生了变化。

开心、逗乐、娱乐性和狂欢化成为大众文化的重要内容和基本特色。由此,铺天盖地的大众化娱乐节目成为迅猛的文化潮流,它对传统文化和精英文化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第三、从后现代时代的社会心态看,高节奏的生活、紧张激烈的生存竞争、千变万化的新潮使得人们的心态发生了巨变。后现代时代的文化商品为了满足人们趋时鹜新、追赶时尚的心理,为了大量促销,就具有了“一看就懂”、“一看就会”、“照着做就行”的特征。它促成了人们享受的快餐文化的心理,促进了“光看不想”的倾向,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读图时代”,只有一目了然的东西才流行,那些需要思索和理解才能掌握的东西,则被边缘化。现代社会提供给人们大量的、各式的文化快餐,例如,漫画、卡拉OK、网络游戏、流行歌曲、数码摄影等等。人们享受这些文化快餐,无需思索、无需钻研,一切随兴所欲、兴尽而止。可以说,后现代的生活方式就是以休闲、娱乐、游戏为主要内容的生活方式。文化艺术作为商品,它的教育作用、认识作用降到了最低点,它再也不是教育人民的重要工具和手段,其中的道德和政治含量非常低,而娱乐、开心、狂欢化则成为主要成分,这就从根本上消解了传统的关于文学艺术的本质的学说。

第四、从后现代文化的特征看,它故意颠覆文化原有的定义,反对传统的文化价值标准,反对原有的各种文化的创作原则,抛弃传统的语言结构,改变语言的传统意义,颠复传统的艺术形式,颠覆传统的道德原则。这些文化行为使传统文化走向零散化、边缘化、平面化——无思想深度。大众文化更是追求用各种手段和眩目的符号去逗乐、去满足感官的剌激。后现代电影一切都以最吸引人眼球的方式,如绚丽的色彩、简单而离奇的情节、逼真的有剌激性的音响效果、华丽的场面、最走红的明星来表演等,来达到最优化的视觉效果。例如,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所以,有的人指责当下的大众文化低俗、庸俗、浅薄不是没有道理的。

后现代社会和后现代文化上述四个方面的特征(当然也可以归纳为更多的特征),是全世界范围内大众文化的普遍性的特征,只是由于各个民族、各个国家的文化传统和经济发展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程度的显现方式和不同的文化样式。有的国家,由于精英文化持续而强大的传统,后现代大众文化还没有呈现为铺天盖地的主流文化形式,例如英国、德国。有的国家,由于浓厚的宗教情结,后现代大众文化也没有遮蔽传统文化,如印度和阿拉伯伊斯兰社会。美国则是多元文化并存,多元文化共生的社会。尽管美国社会是引领后现代大众文化的先锋,但由于美国社会的多元性,大众文化始终没有成为惟一的、主流的文化;美国的大众文化更多地是表现出趋时骛新的特点。后现代社会是多元化并存和互相渗透、互相影响的社会,只有看到这一点,才能够正确理解和处理多元文化之间的关系,才能够恰当地使政治文化起规范和主导作用,精英文化起引领作用,大众文化起到活跃生活、创造新的生活方式的创新作用。

对于当下的大众文化,总体上讲有各种不同的态度:有的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有的十分反感,认为应当取缔和禁止;有的认为大众文化低俗、庸俗、无聊,是对文化的亵渎;有的认为大众文化一味投合民众的喜好,大众文化的主要特点是“媚俗”。有的肯定的意见认为:大众文化具有喜闻乐见的亲民的特点。有的人就是热衷于各种大众文化的形式,成为大众文化的粉丝、钢丝。面对如火如荼的、呈泛滥之势的大众文化和人们的众说纷纭,我们怎样对大众文化进行深层的解读呢?

首先,当下的大众文化内含有反对一元化中心,主张多元共存,主张多种形式、多种风格并存的民主与平等意识,而民主与平等意识是创建和谐社会的重要的文化基因。

“山寨”的本质就是模仿,通过拼贴、组装形成新的东西。在古代,那些占山为王的人,以山寨模仿朝廷,具有反正统王权的权威性质。今天,山寨模仿最有影响力的权威,无论精神产品还是物质产品,其实质是为了在权威的大蛋糕上,分得自己的一块,这就是一种平等意识和民主意识。

其实山寨现象早已存在。60年代,日本的佳能、尼康公司,就细心解剖德国的蔡司、莱卡相机,先是仿造,后来在仿造中再改进,到七十年代日本就推出了著名的“佳能”和“尼康”相机,并且在以后打垮了德国著名的“蔡司”、“莱卡”和美国的“柯达”相机,成为世界主流的品牌。同样的是,80年代后期,中国有一个新出道的女歌手的盒带卖不出去,因为不出名嘛!怎么办?制片人就出了个主意:借用别人的品牌促销。当时人们最喜欢听的红歌手是台湾的苏芮。因此,出版社就在她唱的盒带封面,印上了这个新歌手的名字,叫苏丙。现在看来,这个仿造的名字,就是苏芮的山寨版。就像NCKIA手机模仿NOKIA手机一样。当年这个苏丙是谁呢?就是今天著名的歌手那英。她靠苏丙的“山寨”招牌,居然销售量陡增。大家买了苏丙的盒带,觉得这个歌手唱得很好,很厉害,但怎么听起来不像苏芮呢?后来大家通过媒体的报道、介绍,才知道这个歌手的真名叫那英。这么一下,那英就出名了。那英就是这么出来的,严格地说,那英成名,其实也是走的山寨道路。这是那英本人讲的,不是我们编造的。

所以,不要轻易的否定山寨文化的创新。山寨文化的背后,就是模仿秀,大家都参加模仿,正是这种文化背景,阿宝、阳光、小沈阳就一举成名了!

模仿现在已经风行全国。其实我们每个人在卡拉ok唱歌,某种程度上讲都是模仿。因为当某个女生在卡拉ok里唱歌唱得好时,,我们通常会想到她好像宋祖英,好像张也,为什么会这样呢?那是因为她模仿她们的唱法在唱。现在“星光大道”啊,“非常6+1”啊等等等等,就是公开地鼓励模仿,鼓励模仿秀。模仿秀里出了那么多人才,的确也是群众化的出明星的一条道路。

为什么在近几年超女现象、模仿秀、山寨文化一下子稀里哗啦的全走上了整个电视屏幕?为什么原生态唱法一登上电视舞台,就那么受欢迎,得到那么高的评价?为什么对原生态唱法的评价远远超出了对“学院派”民族唱法的评价?怎么看待这种看似奇怪的文化现象?其实,这种文化现象背后有一种反叛意识和挑战意识。这种反叛意识的积极意义在于什么呢?在于挑战传统的一元文化中心,挑战当下的霸权话语,挑战某些权威,这就是后现代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特点。

你能唱我也能唱,不是说你唱了我就不能唱。我们可以把他们当作样板,当作标准来唱。群众中蕴藏着人才,的确通过这条道路,也出现了很多人才。一时间,许多有潜能的歌手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涌现出来。

其次,大众文化具有反叛性,它反对霸权话语,反对垄断。现在的社会是多元化的世界。多元化,就要体现多元文化,多元文化则要通过丰富性来体现。一道大餐总应当让某些调味的小吃和糕点上桌吧,它不能是一道或几道主菜说了算的。

请大家注意“山寨春晚”现象。中央电视台是国家电视台,二十多年来辛苦地操办了全民的、春节的娱乐方式。但是,有人就不服气了,我们自己搞“山寨春晚”,我们就是要和你PK。这就形成了一种民间的文化现象,山寨春晚应运而生。这就是民间PK官方,民众挑战文艺领导。据互联网上说,去年各地举办“山寨春晚”的就有26家,它们或是地方台的,或者是私人组成的,自己录像后在网上播放。当然,“山寨春晚”的规模很小,还不足以同中央电视台的“春晚”竞争。但是,它们毕竟是在全国“春晚”这个大蛋糕上,切下了一角。它们的影响力,不在于量,而在于内在的反叛性、挑战性以及平等意识。

它们的象征性力量不容小视!据互联网上提供的一个数字,今年中央电视台的春晚节目,在广东省的收视率只是2.6%,非常低。为什么呢?大家不一定非要看你这个春晚,看了那么多年,看不出什么新玩意,每年只有几个节目亮观众的眼睛,许多人已经看得感觉有些腻味了。所以大家需要创新。要尝试新的东西就宁可看山寨版。凭什么你在那儿可以指挥我们一切,强行地灌输给我们并不需求的东西?与其跟随中央电视台的春晚转,不如我们自己搞!这种人,就有一种反叛意识,也是种挑战意识,就是反对一元化中心论,反对权力话语。这就是一种新的动向。

据互联网上报道的北京“山寨春晚”的组织者施孟奇说:“央视是阳春白雪,我们就做一点下里巴人的东西。”“穷人有穷人的乐子!”我们追求“自己动手,自娱自乐”。草根群众自己搞的“山寨春晚”已成为无数社会底层的人物寄托梦想的舞台。

河北的农民工马长江自己创作了一首歌曲《同样是一年》,自创自唱。在演唱前,他的脱口秀说:“央视春晚一是门槛太高,二是都是艺术。春晚不应该全是艺术,也应该有点让老百姓提神的兴奋剂……不要像春晚那样定在12点欢呼,一秒不差,真是精致了!‘山寨春晚’不需要那么精致,要粗一点、野一点的东西。”他们的态度,正说明了“山寨”现象是一种文化象征。山寨文化是草根文化的延伸,它契合了当下大众文化的勃兴,具有反权威、反垄断、反精英文化的平民化特征。

如何看待“山寨春晚”呢?对于这个问题,就要有一种创新的,甚至说多元化的意识。面对人们的这种追求,不要简单否定他。这种现象的背后,蕴藏着一种民主意识、平等意识。你可以唱我也可以唱,你唱得好成名了,我也可以通过模仿秀之路成名,这就走出了一条普泛化的大众文化之路。

如何看待“超级女声”的竞选呢?面对“超级女声”的竞选,大多数人是站在传统的、保守的、正统的立场来加以指责和反对,没有注意到“超级女声”竞选中的那些值得肯定的、新的趋向。

第一、“超级女声”的竞选具有公众性、开放性。超级女声的竞选方式是全国海选,是大海捞针,并且整个的竞选过程都在大量观众的视野中进行,群众起到了重要的参与和监督作用。可以说,它非常公开透明,民主的意识非常浓厚。

第二、参与竞选的“超女们”本身都具备着很高的文化和艺术素质,加之她们的勤奋和胆识,才能够脱颖而出。

第三、超级女声竞选过程中,大量的选手被淘汰,使她们较早地经炼失败和挫折,充分体会到成功的艰辛。这种经历,对于她们及观众的心理和意志,无疑是一次难得的、重要的考验。

第四、超级女声与模仿秀一样,是一种全民参与的大型卡拉OK比褰的文化现象,是一次全民狂欢化的活动而已,它们不是道德现象。这些活动合法、合情、合理,没有违犯中国人的基本道德原则。有的人认为超级女声和模仿秀助长了青年的浮躁心理,以为什么事都可以一蹴而就、一举成名、一鸣惊人,这对于青年是有害的。我们认为,这种指责是不公平的,这种担心也是多余的。一个人能在茫茫人海中冲杀出来,站在领奖台上,恐怕不是仅凭运气和长相就可以的。只要你去认真了解她们在成长过程中的努力和艰辛就会相信她们的成功,她们的成功是偶然中的必然。偶然是电视台提供了机会,必然是成长中的太多的付出。这同全国电视歌唱大奖赛的成功者是完全一样的。

这些都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此外,面对“超级女声”、“山寨文化”和“模仿秀”只有拙劣的模仿,而毫无创新的指责,我们应当怎么看?

其实,模仿与拼贴本身就是高科技时代下必然出现的现象。现代科技的发展,都是依赖跨学科研究的成果。只有通过跨学科的研究,才能够创新。跨学科就是学科知识上的拼贴和重新组装。任何成功的现代科技产品,都是多种技术和多种智慧的重构与重组。同样,在大众文化的模仿与拼贴中,也存在着创新性,它激活了大众的创新力。仅就小沈阳的模仿秀而言,他就重新组装了单口相声、舞蹈、歌唱等文艺形式,把多种艺术形式加以巧妙地拼贴,这同单纯的鹦鹉学舌或形体模仿有很大的差别。再如山寨手机,更是把品牌手机的若干功能加以重组,例如最先采用双卡形式的,就是山寨手机。在模仿中创新,历来就是人类创新的一种方式,不能一味地指责。

然而,当下大众文化自身也有着重大的弱点和弊病,那就是过度消费和过度的狂欢化。消费和狂欢化都是双刃剑,既能发挥社会作用,又能杀伤自己。

市场经济的消费,必然带来两方面的结果。好的消费,适当的消费,是一种健康的消费,它带来健康的心态和轻松的生活。过度消费就会导致一种精神和文化的败坏,它直接导致一种低俗的、低糜的文化。

什么是过度消费呢?就是超前的消费、糜烂性消费。这种消费一方面是消费者不顾自己的经济能力;另一方面是放纵自己的情欲的消费。前者使你产生强烈的物质占有欲,使你陷入经济的困境而产生犯罪活动;后者促成纸醉金迷的狂醉状态,使自己只追求情欲的满足,成为一个低级趣味的人。当下的市场经济,什么都是商品,有钱就可以获得享受,尤其是可以获得感官的享受,这就直接导致了过度消费、糜烂性消费。每个人都想拥有现代化的物质产品,MP3、电脑、功能齐备的手机、观看各种流行的演唱会等。过度消费和糜烂性消费的危险在于它的随意性和低俗性、庸俗性,这是由于在文化消费中缺乏高尚的精神主导。这种消费很容易缺乏高尚的情趣,随情欲而动,就像漂流在大海中失去舵轮的船一样。

其次,是大众文化的狂欢化性质必然带来的低俗化、庸俗化。由于许多人缺乏高尚的精神主导,在各种大众性文化活动的过程中,容易美丑不分,甚至以丑为美。

狂欢化是大众文化的特点。在大众文化的消费中,人们追求开心、要求最大限度地宣泄情感。狂欢化成为当下大众文化最时髦的东西。当前的大众文化显现出了往低俗的、庸俗的方向发展的趋势。怎么看待狂欢化现象呢?俄国有个著名的文艺理论家、美学家,叫巴赫金,他提出了“狂欢化”这个概念,并对狂欢化加以深刻的剖析。

巴赫金所总结的狂欢化的特点有三点:

其一、它以非官方的、非教会的、非国家的视角看待世界,看待人与人的关系。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就是:非官方的和节日庆典化的活动。狂欢化具有全民参与性。人人都参与其中,每个人既是观众,又是演员,既是欣赏者,又是表演者,共同享受节日的快乐。正像当今的卡拉OK和模仿秀活动一样。由于平等参与,就没有等级地位的差别,没有高低贵贱的区分,在特定的场合和语境下,人们享受着平等的地位。

其二、这种大众化狂欢活动是欢快的,热烈而狂野的。狂欢活动使人们摆脱了日常生活中的礼仪和规范,使人拥有自由感和解放感,是人们竞争拥有和享受个性自由的“第二生活形态”。狂欢中的笑,是大众共同的笑,有各种表情的笑——欢乐的笑、讥讽的笑、含泪的笑,种种笑声成为狂欢化的最自由的笑。

其三、狂欢化还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往往在这种活动中,把人们的思想从精神的层面下降到肉体下部的层面来取笑。狂欢化“善于把它从素的层面转到荤的、‘淫猥的’层面。”(巴赫金:《拉伯雷研究》,河北教育出版画社1998年版,第100页。)大众文化具有狂欢化的特点,狂欢化把文化从精神的层面降阶到人体下部的层面。人体下部是什么?是性。所以,当下的大众文化里边,尤其是网络文学中,常常以性为内容来调侃,以非常低俗的搞笑方式,来迎合人们物质欲望的满足,这一趋向成为我们中国当下大众文化的主要内容。这是非常危险的,一方面是你过度的消费,另一方面是你的消费又处于很低级的、低俗的、缺乏高雅精神的层面。这必然导致人的精神的堕落。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我们认为,对于大众文化,要采取引导的方法提升它的文化品味。谁来引导呢?当然是精英文化来引导。这就涉及到当下三种文化形态之间的关系了。

当下的社会里面,三种文化形态是互相渗透,互相影响的。

第一种是政治主流文化,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官方文化”。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管的,国家文化部管的。它们是制定文化规范、规定原则的部门,代表国家倡导的主流文化,这种文化在思想观念上占据着主流的地位。

第二种是精英文化。这是代表国家文化精粹的、最高水平的文化。例如国家交响乐团,国家最好的艺术剧院,以及从事艺术教育的教授和从事艺术创作的专家。这是精英文化。当下,精英文化依然是民族精神传统上的主流。

第三种就是大众文化。大众文化从来就不是独立发展的,它总是在主流的政治文化的规范下,在精英文化的引导下发展的。例如,人们唱卡拉OK,如何判定谁唱得好呢?大家自然地要以著名歌唱家的水平为标准来判定。可见,大众文化只是数量上的主流。

当下的政治主流文化也大力提倡健康的大众文化。例如,遍布全国各城市的“广场文化”和村镇文化。各地方电视台举办的“模仿秀”和其他娱乐节目等。精英文化的艺术家们也大唱流行歌曲,积极参与民众性的娱乐活动。大众文化的选秀活动,本身的审美标准就是以精英文化为参照系的。这说明,三种文化形态并不矛盾,而是互渗互补的关系。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一个民族的大众文化只有向精英文化靠拢,这个民族的文化才能够得到提升,才能够不断发展,走向更高的精神层面。这样,大众文化既促使消费,又能使民族精神、民族素质得到提升。否则,大众文化将是一种败坏我们民族精神的洪水猛兽。这一点,我们大家要高度的重视。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阿多诺关于文化工业的再思考

下一篇文章: 阿多诺的艺术与当代社会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