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西方哲学>近现代哲学>正文

尼采眼中的乌合之众

来源:新浪博客  发布日期:2014-11-02 18:32

编者按:《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尼采注疏集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在这部作品中,尼采论述了什么是乌合之众,他说乌合之众就是“卑鄙的烈风”,随时以狞笑的嘴脸和可恶的灿烂微笑向我们走来。


(尼采《查拉特斯彻如是说》封面,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喜爱一切纯洁之物,而不愿看狞笑的嘴脸和不纯洁之徒的焦渴。

他们把目光投向井底:于是井内就对我漾出他们那可恶的灿烂微笑。

他们的贪欲毒化了神圣之水;当他们将其污秽之梦称为快乐时,他们也就毒化了言辞。

当他们将其潮湿之心置于烈火旁,烈火也不情愿;乌合之众在哪里蛰近火堆,哪里的精神便沸腾燃烟。

水果一到他们手里,就带有甜味、熟透腐烂:他们的目光使果树摇摇欲坠,树梢枯焦。

有些人之所以从生命前退开,只为避开乌合之众:他实在不愿与他们共饮井水、共享水果、共用暖火。

有些人走进荒漠,与猛兽同受干渴之苦,就是不愿在水槽边与肮脏的骆驼客共坐。

有些人像破坏者一样来临,仿佛冰雹袭向一切果园,他们只想把脚塞进乌合之众的嘴里,堵住他的咽喉。

最让我呛噎的食物,并不是要明白,生活本身不可能没有敌意、死亡和折磨人的十字架:

而是我曾发的疑问,且这个问题几乎令我窒息:什么?生活也必需乌合之众吗?

中毒的井水、发臭的火、污秽的梦和生命面包中的蛆虫,都是必需吗?

贪婪吞食我生命的,不是我的仇恨、而是我的厌恶!唉,当我发觉乌合之众竟也有机智的精神,我便常常厌倦于精神了!

我背向统治者,当我看清,统治者时下所谓的统治究竟是什么货色:原来是投机的买卖和为权力而议价——与这帮乌合之众。

我居住在不同语言的民族中间,我充耳不闻:所以,我便不会懂得,他们投机买卖和为权力而议价的语言。

我闷闷不乐,掩鼻穿过所有的过去和现在:真的,在那些书写的乌合之众身后,过去和现在无不散发恶臭!

我如同一个残疾人,又聋又盲又哑:我如此生活很久,以便不与权力的、文字的和欲望的乌合之众共同生活。

我的精神艰难而小心地登上扶梯;施舍的热望是它的提神饮料,盲人的生命在手杖上爬行。

我怎么办?我如何在厌恶中自救?谁能使我的眼睛返老还童?我怎样飞到高处,那里没有乌合之众坐在井边?

厌恶是我创造了翅膀并预知泉源的力量了吗?真的,我必须飞向至高处,以重觅热望的源泉!

哦,我找到了,我的弟兄们!在这最高处,热望之泉为我迸涌!有一种不与乌合之众共饮的生活!

热望之泉哟,我以为你流得过于湍急了!你频频将酒杯一倾而尽,又屡屡将它重新斟满!

我仍必须学习如何更谦逊地接近你:我的内心向你流泻得过于湍急了——我的内心之上炙烤着我的夏天,短暂、炎热、忧伤、极乐的夏天:我的夏日之心多么渴盼你的清凉啊!

我的春天,那迟疑不决的忧伤过去了!六月雪花的凶恶过去了!我完全成为夏天和夏季的正午!

最高处的夏天,身伴冰凉的流泉和极乐的宁静:哦,来吧,我的朋友们,那宁静会变得更加快乐!

这是我们的高处和故乡:对于不洁者(Unreinen)和他们的干渴而言,我们的居处委实太高、太陡。

你们这些朋友们,尽管把你们纯洁的眼神投向我的热望之泉吧!它怎会因此而混浊呢!它以它的纯洁向你们欢笑!

我们在未来之树上营巢;鹰以其喙为我们孤独者叼来食物!

真的,这不是不洁之徒(Unsaubere)可以共吃的食物!他们徒生妄念,以为吞食了火焰,会烧焦他们的兽嘴!

真的,我们在此不为不洁之徒准备住处!我们的幸福将是他们肉体和精神的冰窖!

我们要如烈风生活在他们之上,我们是鹰、雪和太阳的邻人:如此生活的烈风啊!

我要像风在他们之中劲吹,用我的精神剥夺他们精神的呼吸:我的未来要我如此。

真的,扎拉图斯特拉是吹向一切卑鄙的烈风;他奉劝他的敌人和所有向他吐唾沫的人:“当心,别逆风而唾!”

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文/尼采)

原标题:尼采:论乌合之众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叔本华论女人

下一篇文章: 分析哲学是“分析”什么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