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西方哲学>近现代哲学>正文

分析哲学是“分析”什么

来源:哲学中国网  发布日期:2015-08-05 17:19

分析哲学是一种以语言分析作为哲学方法的现代西方哲学流派或思潮。而对于“分析”一词的概念,实际上是值得深究的,在不同的基础上,“分析”的含义是不一样的。——编者按

(图源网络)

一、分析与逻辑

历史地看,早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就出现了“分析”的概念,并自觉地使用了分析的方法。他的前后《分析篇》规定了逻辑推理的一般性质和形式,并对科学知识给出了明确的规定。虽然他并没有给出“分析”这个概念的明确解释,但根据他的论述,“分析”就意味着“定义”,也是对包含在前提中的结论的揭示过程,这是一个具有必然性而排除了任何偶然性的过程。他说,“当人们借助这一进程知道了不可能进一步分化的主体时,便拥有给实体下定义的公式。”他还说,“我们必须从观察一组类同的(特别相同的)个体出发,并审察它们所共有的因素。我们又把同一程序用于另一组属于同一个种、并在类方面而不是在种方面与前一组相同的个体。当我们确定了这第二个种的一切分子的共同因素之后,我们还要审察所得结果的、是否相同,并一直坚持到我们获得某一个公式为止。这就是有关事物的定义。”实际上,这也是亚里士多德理解的“分析”概念。

当代分析哲学继承了亚里士多德的分析思想,首先是把“分析”理解为“分解”,就是把一个总体或整体分解为相互独立的部分。分析哲学家对这种分析概念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理解认为整体的特征必须根据它的组成部分的特征加以解释,这被称作“部分论的”(meristic)分析,如罗素和早期维特根斯坦的观点;另一种理解认为解释部分的特征和功能必须要涉及这些部分所在的整体,这被称作“整体论的”(holistic)分析,如弗雷格、后期维特根斯坦以及蒯因等人的观点。但对于作为分析对象的整体或部分的性质是什么,不同的分析哲学家又有不同的看法。如罗素认为,分析的对象应当是实在或被认为构成实在的事实,因此,分析就是揭示世界的终极成分和由此构成的事实的最一般形式;摩尔则认为,分析的对象是展现了心灵概念的结构和构成客观实在的命题;早期维特根斯坦认为,分析的内容是人类的思想和语言,分析的结果则揭示了思想的以及语言的形式必然反映实在的结构。维也纳学派以及整个逻辑经验主义在分析问题上的态度基本上是还原主义的,就是说,他们都承认,分析活动应当终结于那些最为简单的不可分析的组成部分,这种还原主义与逻辑原子主义的思想倾向是一脉相传的。但整体主义的分析概念则更强调不同组成部分之间的“关联”,而不是把它们分离开来。如斯特劳森就明确地提出要放弃“分析”这个概念,而倾向于使用“阐述”(elucidation)这个概念。他详细说明了“关联的”分析概念:

让我们抛弃完全简单概念的观念;让我们抛弃这样一种看法,即认为分析必定总是沿着更为简单的方向前进。让我们想象这样一种复杂的相关事项和概念的网络模式,一个系统,而从哲学的观点看,只有在掌握了每个事项和概念与其他事项和概念的联系以及它们在这个系统中的地位时,才能恰当地理解每个事项和概念的作用——或许更恰当地说,这是一幅关于这种相关连接系统的图画。

虽然在不同的分析哲学家那里,“分析”概念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和被不同地使用着,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这就是说,分析的方法总是与逻辑密切相关的。亚里士多德的分析概念就是他的逻辑方法的体现,他的《分析篇》正是他的重要的逻辑著作。虽然当代分析哲学中的某些哲学家不是在逻辑意义上使用“分析”概念,如日常语言学派的哲学家,但从基本精神看,至少在哲学家们最初提出分析方法时,的确是直接受到了现代逻辑的启发。美国哲学家希尔顿认为,分析哲学具有两个突出特征,其一是对清晰性的要求,其二是强调现代逻辑的作用,而这两个特征都集中在这样一个观点之上:“一阶逻辑的记法支持一种关于清晰性的理想”。这在早期的分析哲学家思想中都有明显表现。

二、不同意义上的“分析

弗雷格的分析完全是建立在他的一阶逻辑的基础之上。首先,他认为,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