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西方哲学>东方哲学>正文

神秘的东方哲学!它真的神秘吗?

来源:德慧智  发布日期:2019-06-03 20:52

大家都在寻觅民族文化软实力的源头活水,寻找中华民族在21世纪全面文化复兴的原始动力。但是回首一看百年以来的民族传统文化踪迹,自毁根基全盘西化已经使民族传统文化满目疮痍。前几十年,众多的民族虚无主义学者一直认为哲学是西方的产品,认为中国没有哲学。而哲学又是科学的母体,因为中国没有科学,因此也就没有哲学。——编者按

神秘的东方哲学!它真的神秘吗?

资料图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学界的大腕们著书立说,一开口一下笔的内容,引经据典的全部都是西方的常道意识哲学观或者意识形态的思想,开口尼采,闭口黑格尔,提笔便是古希腊,下笔必是古罗马等等,大家以此为荣,而罕见提到自己祖先们的悊(哲)学思想和文化。中国文化界在近代的某一个时期内似乎对中华民族自己的传统文化视而不见地“集体失明”。但是,居高不畏浮云遮眼望,早就穿云而上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并不会被山脚下的浮云长期遮蔽下去。

英国的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在《人类与大地母亲》一书中就曾经中肯地指出:“在人类生存的任何地方,道家都是最早的一种哲学。”英国著名科技史学者李约瑟曾经指出,中国“在公元3世纪到13世纪之间保持着一个西方所望尘莫及的科技水平”。由此可见,我们自己虽然“充眼不望”,但是这个地球村里的邻居们却是看得清楚的。道德根文化中道家哲学就是中国科学的母体。没有道家哲学这个母体,就不会诞生曾经让西方望尘莫及的科技水平。

文化自信维系着哲学的自信。在精神和物质这一对阴阳之中,社会的发展是依靠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这一太极和谐共存而发展起来。用道德精神构筑民族的灵魂,用精神文明建设引领物质文明的发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本质上就是一种正确的哲学观。文明诞生文化,文化诞生哲学,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诞生的古代悊(哲)学观,有责任、有义务首先梳理清晰。

中国人的悊(哲)学和西方人的哲学,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东方的悊(哲)学观,可以说是一种“道德悊(哲)学观”和“文明悊(哲)学观”;而西方的哲学观,则可以说是一种纯粹的“文化哲学观”。

地球人类在历史上,不论东方还是西方,治人、治事都经历过内求法向外求法的蜕化,在精神文明领域都曾经共同经历过性识晢学文化、慧识悊学文化、智识哲学文化、意识哲学文化四个蜕化阶段。只是在告别慧识悊学文化历史时期以后,各自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

东方悊(哲)学是“内文明”天人合一的文化诞生的“道德悊学”。中国的悊(哲)学思想体系不仅仅早在五千年前左右就已经诞生在世界东方,而且还严格地对悊(哲)学思想的品质阶位进行了文字上的准确界定。这足以说明,我们的悊(哲)学并不落后于世界上的任何一种文化,相反,我们古圣所创立的慧识悊学体系,是西方世界当前并未拥有的特色文化,这也正是中华民族文化优势之所在,是文化软实力中最珍贵的宝藏。只是我们这些子孙没有通过修身实践,真正走进祖先们的文化和精神境界当中去,所以难以正确地解析。

西方文明主要源于古希腊文明和文化,而古希腊文明和文化是从古代埃及移植过去的,是一种借鉴与应用,并不久远,且不全面。古罗马文明又是从古希腊抢掠而来,两大文明支柱全都缺乏自己的根基。西方后来踏上了一条以常道意识形态文化为支柱,同时重视非常道潜识(灵感与直觉)的哲学文化发展之路,在外求法的道路上迅跑,特别是在16世纪以后,在与东方的文化交流中,大量吸收东方悊学文化的智慧,更加如虎添翼,获得丰硕的成果。但是,这却未能改变西方外求法的天然局限性,西方重物相轻质象的单腿跛脚式的常道意识形态哲学文化使整个世界灾难深重——人类生存环境逐步恶化,精神健康危机与物质资源公害危机加深。

东方古代虽然也同样经历了轴心时代的转折,但是孔子所代表的原儒的智识哲学文化并未获得真正的展开与发展,外求法并未形成,就在汉代迅速被皇权阉割奴化,成为维护中国皇家封建统治的意识哲学文化的外衣,沦为皇室的奴仆犬马。中国的哲学发展在古代形成了一种令人悲哀的局面,向上不能完整继承轴心时代前所创立的慧识悊学文化精华,道家的悊(哲)学思想被封杀和抛弃,道家的科技探索被官儒视作“奇技淫巧”而加以扼杀。官方儒学只存在理论的空壳;向下却又束缚着意识哲学文化完整地形成,外求法发展的社会空间几乎全部被窒息,科技发展绝大部分是依靠道学的实践者在民间、在社会的狭缝中实现。中国后来逐步落后,哲学文化在汉武帝时期出现官方奴化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对中国的古代悊(哲)学文化重新进行归类。《黄帝内经》指出:心为神藏,脑为神府。《易经》中曾指出:“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幾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幾也,故能成天下之务;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这里指出的幾学方法论,正是老子所揭示的“玄之有玄,众眇之门”的幾学。幾字的篆文就是人身上肩负着两个“玄”文,幾的变体篆文也还是卫戍、戍守玄之有玄的物相粒子与质象粒子的双玄能量韵动波。中国人的道学祖先很早就观察到,生命存在着物相肉体的骨、肉、血,以及质象的精、气、神。生命是一个灵与肉的完整复合体。生命是悊(哲)学的发祥之地。中国早在幾遽氏时代就诞生了双玄认知论的幾学晢学观。在社会道德精神下滑的过程中又蜕变为慧识的幾学悊学观,在秦汉时期幾学的无之玄无法被常道意识认同,才变质为意识哲学观,研幾也退步为对有之玄微与细的研究中,而难以再进入无之玄的精与明空间内。(编者注:东方在基因文化时期,是以幾学为体系统进行研究发展。包含目析法、喻析法、譬析法和幾析法四种方法论。其中目析法、喻析法、譬析法,实质是比西方纯外求法的物相论证方法更具有自然性的东方式的物相“逻辑推理,实验证伪”认知方法。幾析法则是西方文化所缺如的、将物相和质象同步把握、慧识与智识相结合进行运用的具有东方文化特色的认知方法论。中国古代慧识悊学期,对人文的应用是内取诸身,外取诸物。在实现天人合一的过程中,进入无为而治境界,了解与掌握天地自然的规律与秩序法则,在质象学领域产生突破,再向外延伸,通过眼、耳、鼻、舌、身、意建立物相学系统,从而达到内外协同、内外一体的文明形态。这一文明形态,是16世纪之前中国的科技发展始终能站在世界民族之林前列的重要保障。“外文明”则是运用“外求法”认知万事万物,单一性地向外索求物相结果的文明,但难以确保这种文明高度符合天地自然法则与秩序,因而也难以避免耗费资源、破坏生态平衡的缺陷与恶果。)

东方中国具有“晢”“悊”“哲”这三个结构相同、底部部首相异的哲(晢、悊)字,从字的形构上就对大道性识的晢学、非常道慧识的悊学、超常道智识和常道意识的哲学做出了层级与质量优劣的界定。这三个不同的底部结构昭示的是,性识晢学是诞生在道光德能能量的层级上,道光像太阳(日)光一样与性光相结合而产生的学问,代表人物是燧人氏;慧识的心字底的悊,是心光从内调节恰当,治人事天而与天道相合,心合于天地法则规律而产生的学问,这两种都是先天无为的属性,是以无为作用于有为的学术,代表人物是伏羲、黄帝和老子。(编者注:人体精神系统完整无分的状态即性识。伏羲画八卦创立易道文化,黄帝创立法道文化,传世《黄帝四经》、《黄帝内经》等,老子创立德道文化,著《老子》一书,又名《德道经》,汉代经过编修曾更名为《道德经》。老子悊学是大唯物主义思想,引领着两千五百年来中华文明发展的总方向。)

性识晢学向慧识悊学转化,存在去性从心的下滑过程,两者都是中国古代建立在全脑和心脑立体运用生理基础上的立体晢(悊)学文化。慧识悊学文化则是中国古代幾学立体悊学文化,这种悊学要求做人要达到天人合一的幾析法状态。只有真正的知天知地,并且在自己体内也能够观察到天地自然变化的时候,才是一种慧识悊学文化的层次和阶段。慧识悊学文化具有“慧识图象思维”的生理特色。这是“内文明”的特征——它是将意识、智识通过“静”与“定”调适到与慧识相结合的一种状态,摆脱了“物相”的束缚,进入到“质象境”内,同时把握住质象与物相,从而整体观察、认知事物的本质、开始以及归宿。用质象内在的精神文明,引导和规范物相外在的物质文明,在不违背自然法则秩序的前提下,正确良善地提升生命价值与发展社会生产力。这一点从诞生于慧识悊学文化期的中国二十四节气的排列和应用就可以看到。节气文化,就是“内文明”时期,古人抬头看天,俯首察地,垂帘内观其身,而诞生的一个文化大系统。而且现代科技已经证明,人类只有在“眇目”、“垂帘”、“闭目”情况下才会出现 α 阿尔法脑波,老子的“众眇之门”的这个“眇”,能生发 α 阿尔法脑波产生创造力,这就是打开幾学大门的金钥匙。也是人类从常道意识哲学,上升为超常道智识哲学,以及回归非常道慧识悊学的云梯。(编者注:质象,即人类慧识所能感知的宇宙天地自然万物能量属性,是相对于智识所感知的肉眼可见,仪器可感的物相世界的客观存在,包括了炁光音等能量以及炁光音能量所构成的物质形态等。物相和质象,是世界的根本,也是宇宙万物存在的具体方式。东西方对物质世界的不同的研究方向,根本本质是东方“内求法”和西方“外求法”的不同应用。现代科学研究发现,物相的星球只占宇宙4%,表现出原子以上能量结构,能被肉眼所直接观察,或借助放大镜而观察;剩余96%属于质象世界,其中22%为暗物质,74%属于暗能量,即炁(气)、光、音等能量。质理学是研究质象世界的学说,主要体现在传统道德根文化学说中,已逐渐被现代物理科学所验证。对应于人体,主要指的精气神。)

智识哲学和意识哲学的“哲”字出现在汉代,字形的下面换成了以“口”为底。智识哲学的代表人物是孔子和孟子。意识哲学文化的代表人物是董仲舒、朱熹、王守仁等,诞生的生理基础是人类的左脑皮层思维。煮熟的鸡蛋,敲开蛋壳,里面有一层薄膜,这一层薄膜就相当于人体大脑的皮层,这就是意识层。其中,左侧称之为“显意识”,右侧称之为“潜意识”。中国在汉代就全面进入了“意识哲学文化”,在汉代之前的金文时期、钟鼎文时期和小篆时期,都还没有出现用口来表述天地自然法则和秩序的这种哲学。“哲”字的出现,表明社会的文化已经从性知、心知的高度,降低到了通过智能知、意识知、经验知,来解析和分析事物的层面。只能用口来表述、用意识和智识才能参悟的哲学也就改用“口”了。在人类生命活动的管理机制中,大脑质层本来应当是最正确的,而人们却用了皮层;不仅用了皮层,还只是用了左侧的部分,而对右侧皮层的直觉灵感严加限制。所以,人们对于生命里的决策系统、管理系统以及执行系统,都并没有真正地认识清楚,更没有对它们进行正确的教育。这样一来自然很容易出问题,健康方面的各种病痛之乱都会产生,解析问题、认识问题时也都会处在一种迷惘之中,处在一种不明白的愚昧之中。生命执行系统的指挥必然常常是盲目的。左侧显意识的霸治行为,抑制了右侧意识的生理功能,使它变成“潜水员”,不能出来工作了。人类普遍运用单一的左脑思维,这种思维所需要的能量,仅仅是从脾臓传输供应到大脑当中的,因而进入意识哲学文化时期后,人类就耗费了大量的资源。

西方哲学很早就停留在智识哲学和意识哲学层面,不能真正进入慧识悊学境地,这与西方缺失慧识悊学文化之根,并未诞生系统而全面的修身治理学具有密切的关系。西方哲学研究的局限性,与他们的直觉、灵感没有达到流畅阶段有直接关系。他们只是在进行一种理性的推测,再加上宗教文化的引领,而提出了一定的目标,但是并不明晰。特别是没有系统的理论和方法,这可以说是整个西方文明严重缺如的内容。由于没有东方道德文化传承土壤的基础,缺乏道德文化的滋养,也没有任何“修之身,其德乃真”的理论提升他们的解读能力,所以自16世纪中华文化和科技向欧洲传播后,西方哲学对世界的认识,无论是莱布尼茨对八卦的解释,还是康德对阴阳和谐论辩证法的发挥,以及黑格尔对三生万物的运用,都是很浅薄的。而在中国历史上,正是因为道德根文化的慧识悊学文化全面而系统地揭示出天地自然的奥秘,慧识悊学文化早在两千五百年以前就诞生了符合天道自然规律的社会治理法则,将五运六气规律渗透入年度周期律的二十四节气之中,使炎黄子孙能真正把握天地自然规律和秩序而达到天人合一,治事具有标准法则可以执行。

近代以来,整个西方的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之所以在全力以赴地扑向中国的古代文化,原因就是他们已经感到自己根文化的不足,所以才全力以赴地从我们东方根文化的井泉当中去吸取营养。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一种宇宙型的文化,是一座包罗天地、天人合一、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巨型宝库,是占据着道德高峰的文化。回归到这座高峰上,我们就能回归到文化的自信、自强、自胜上来,重新在文化领域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前列,引领未来世界的发展。

原标题:东方哲学存在的迷踪足迹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