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西方哲学>资讯>正文

沉迷手机是一种病!

来源:智悲佛网  发布日期:2019-06-12 23:46

手机上源源不断的新事物让我们分心,从而无法了解痛苦的真正根源。——编者按


大约两年前,我丢过手机。我当时在纽华克国际机场候机,听到广播说去芝加哥的航班因暴风雪取消了,于是拿出手机准备给家里打电话,但就在那时又听到广播说另一架飞机会在其它航站楼起飞。所以,我便随着人群一窝蜂地跑过机场大厅。我猜那部老旧的三星手机一定是在那时丢了。

接下来的几周,我把“买新手机”加入到待办事项清单中。但是,随着其他新的事情不断出现,这件事情就被一直耽搁下来。在这段时间内,我逐渐意识到:没有手机,会很自由。

我住在新泽西州中心地区,如果丢了丰田车,可就没这么轻松了。当然,如果用了二十多年的肯莫尔洗衣机坏了,我也会很难过。但是,手机类科技产品不一样,这些不同之处我们可能并没有注意到。

手机不时发出的叮叮响或是震动让人烦燥,但这并不是手机与其它科技产品的不同所在。晚上躺在床上,我不会因为没下楼再洗一桶脏衣服而焦虑不安。但是,如果用不了手机我会感到焦虑、愧疚、迷失和孤独;而且,并不是只有我才会这样。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呢?原因是个谜。

大部分的机器都是为了复制或提升我们身体的功能。铁锤相当于义手,自行车相当于义腿。而手机、平板和电脑则成了我们的义脑。

我们常把意识比成电脑,而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恰恰相反:是电脑在模仿我们的内心机制。我们的祖父辈不需要通过斯蒂夫·乔布斯的技术,透过屏幕去回顾他们曾经的记忆。他们更愿意回味印象中自家小院里的种种往事,或是在脑海中回放这些画面,配上音效。

电脑及其衍生产品就是模仿这些功能的机器。像其他所有工具一样,它们迅速成为了我们身体功能的延伸。思想不是电脑,但是我们的意识却可以与手机和平板连接在一起,就像画家的手和画笔融合在一起,或是音乐家通过乐器发出内心的声音一样,天衣无缝。佛法教义认为,这种融合之所以可以形成,是因为意识是无形的,接受其所“接触”一切事物的特质。我们一旦沉醉在手机里,手机就会成为我们的整个世界——这就是为什么边开车边发短信的司机直到撞上前车时,才会惊讶地抬头发现自已追尾了。

我们情愿相信在现实和虚幻之间存在明显的界限,但如果屏幕成为我们思想的延伸,这个假设就是太过异想天开。尤其是现今在IT行业的前沿人士断言,未来不到十年间,就能够通过植入晶片将大脑与网络连接。

远在互联网产生之前,早期佛教中有一个词——梵文中的prapanca(戏论),形容我们的思想像“交错纠缠的藤蔓”一样迅猛生长,禅师们如是说。大乘佛教对这一词汇进行了扩展,不仅涵盖词语和想法,还包括图像、记忆及其它心理作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可以将由新人类假体获得的一切,连续不断地充实大脑,比如发自远方的YouTube视频,网络新闻,音乐及自拍等。

佛陀在《中部十八经》中开示,戏论的问题在于这些源源不断的新生事物让我们无法发现自己痛苦的根源。我们从一个屏幕切换到另一个屏幕,试图减轻由于缺失或错误造成的困扰烦恼。但是,对于已经找到的东西我们很快就失去了新鲜感,所以会重新继续谷歌搜索。

然而,我们需要关掉电子设备。当面前的屏幕一片空白,才有更好的机会去发现另一个“隐藏”的屏幕——我们的思想。如果静坐下来,观照呼吸或是念诵佛号,内心的屏幕会慢慢变空,直到荡荡空寂,却又熠熠生辉。一旦安住于这清明空寂的心念,对于新鲜屏幕的渴望就会停止。重新打开电脑设备,无论看到什么样的内容,都会觉得在传递“一味”,大同小异。

《解深密经》开示说,“一味”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当下,是“起初就自生的,恒常的,寂静的,且自然处于涅槃的状态”(约翰·鲍尔斯译)。在这无有取舍、无有来去的状态中,偶尔打个电话或是用手机应用软件查询餐厅信息,都不会影响你的状态,因为你的内心如如不动。  

直到现在我也不准备买新手机。在车子抛锚,或是在布鲁克林迷路时手机是很好用的。但是,当我发现自已处于如此困境时,我必须让自已重新熟悉两项常被忽视的修行方法:第一,是给予路人向我伸出援手的机会;第二,回到真正的,而非虚幻的连接本质寻找帮助。

原标题:为什么你会沉迷于手机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