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西方哲学>古希腊哲学>正文

庭审纪实,速来围观这位能言善辩的哲学家!(上)

来源:约伯的试炼(企鹅号)  发布日期:2020-02-27 17:21

各位读者大家好,今天开始分享苏格拉底《申辩篇》的总结,同时希望各位朋通过这两篇解读、对哲学泰斗“苏格拉底”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注意:读苏格拉底的言论,最主要还是是了解他的思想;在他的言谈中能看到这个人的思维模式,这点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编者按

庭审纪实,速来围观这位能言善辩的哲学家!(上)

苏格拉底(资料图)

苏格拉底没有出过书,有关他的言谈,都是由他的跟随者(学生)柏拉图所收集整理。其中重要的篇幅就那么几篇,《申辩篇》记录了苏格拉底在法庭上的答辩,这是苏格拉底本人亲口的申辩,通过《申辩篇》能清晰的了解苏格拉底的思维模式、以及和有关他的事。

比方说:他为什么惹了这场官司??他又是怎么回应那些对他的指控的?在这里我们都试着一一的去探寻。

《裴鸿篇》记录了苏格拉底在羁押期间、与友人在狱中最后交谈的内容;《裴鸿篇》的作者“柏拉图”并不在场,他是在苏格拉底死后访谈了那些在狱中拜访过苏格拉底的人。

好,感谢阅读,欢迎关注!

(庭审开局)

标注:通过上段陈述、能够看出苏格拉底的明智之处;首先他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些对他的控词上,然后有个感觉这说——“那不是我”。

接着苏格拉底把那些原告对他的控词、定义为是对他的污蔑。此时听审席的观众是听众,他们没有帮助苏格拉底的义务。听审席只是辨别原被告双方的对错,谁说的话有说服力、庭审席就会支持谁。

注意:这场庭辩与事实是关系不大,主要还是看答辩双方谁的演讲口才好;谁的口才好、就能赢得更多法庭听众的支持投票,票数过三分之二就是赢家。

苏格拉底的辩词和对话、都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不过这跟庭审关系不大。原告被告双方所讲的都是真事,要讲事实?双方都有依据,既然都讲的是“事实”,那就要看谁的口才好了。谁的演讲口才好、就能赢得投票和支持率,庭审限时以内支持率过三分之二就算胜诉。注意:表面看这是一场对苏格拉底的“审判”,准确的说:这是一场语言技巧的较量。

这场官司是由原告对苏格拉底的指控引发,苏格拉底作为“被告”出庭为自己辩护;记住!这是一场口才和语言技巧的较量,这也是整部《申辩篇》的重要价值所在。

申辩篇重点是——“它展现了苏格拉底的语言技巧和答辩智慧;从语言跟答辩、又能看到他的思维模式”这就是申辩篇的价值所在。

既然双方都有依据,那就看谁更有说服力;谁的演讲口才能赢得法官和听众席的支持,他就赢得了这场官司。

需要注意的是——苏格拉底如今是在庭上在为自己辩护,辩赢了、无罪释放;辩输了、他会被处死。苏格拉底输就意味着“死”,所以他必须竭力的去为自己申辩。

他要极力为自己辩护来赢得法官和听众席的支持,只有投票过了三分之二他才能赢得这场判决。否则,他将要被判有罪,从而处决。

苏格拉底的《申辩篇》主要记载了他的答辩,包含了他的语言表达技巧以及他的思想。申辩篇充分显出了苏格拉底的智慧所在,这里的亮点是他的答辩技巧。

苏格拉底是哲学届泰斗极人物,他的学生也很显赫;《申辩篇》最大财富是苏格拉底的语言技巧、思维方式、以及他自己对庭审局势的把握。

注意:申辩篇中有很多亮点是隐藏起来了,你不辨析的分析剧情、就根本看不出来它的亮点是什么。

我看到的是:苏格拉底对语言技巧的运用是最高超的;这场对苏格拉底的庭审,局势就像心电图的曲线,它忽高忽低、时而被告占主动、时而原告占主动,局势始终在不停的变换。

原告是一群控告苏格拉底的人,他们的目的是苏格拉底——必须死。

被告就是苏格拉底本人了,他面对的局面很复杂,庭审如果是公平公正进行的、倒还好;关键是雅典人对他是否带着愤怒,如果雅典人本身就恨苏格拉底?那他辩的再好也等于零。

法官和听审席都是雅典人、苏格拉底也是雅典人,人家不投你的票最后也得输;关键是看雅典人对苏格拉底是什么态度,他们仇恨他吗?这个很关键。

注意:现在原告和被告都有一张牌,那就是一张——“嘴”;看谁的演说更能打动法官和听众席,从而赢得支持率和投票,原告被告双方只要赢得三分之二支持率就是赢家。

如果这场庭审是一场战争的话,那么两边的武器就是一张嘴的较量。

你的演讲口才是否能带动法官和听众席?——这是生死的关键;当然、苏格拉底只有一张“嘴”,他面对的是一群“嘴”。

就是说:即使那些人对苏格拉底的控告是真的,只要苏格拉底能在法庭赢得听众席和法官的支持,那他就能获胜。

苏格拉底很聪明,原告对他的控词他首先进行全盘否定,说:"那不是我”。不管对方说的是真是假,苏格拉底都采取否定态度;然后、再转过来开始指责那些控诉他的人,这是苏格拉底的庭辩策略。——“那不是我”是苏格拉底庭辩的核心主轴,苏格拉底守的也是这条主线。

前面开头只是一个陈述,控诉内容肯定苏格拉底听过了,他巧妙的把辨别对象交给了听众席和法官;这招很巧妙!本来听众席和法官只是从控辩中辨别谁说的更有理,谁的说法能站住脚,从而法官和陪审团就会行使支持或反对权。根据得票数最终听审席和法官会进行举手表,然后决定是否定罪。

这里主要还是看控诉双方,谁能说服更多听众来支持他的观点;拉选票很重要!不过这是在庭审,要靠你的口才和演讲能力来为自己赢得选票,关键还是“口才”。

第一,苏格拉底和他对手的演讲能力决定着胜败的关键,等于说:谁口才好,谁就是赢家。不过这里还有点儿复杂,比方雅典人对苏格拉底是否仇恨?假如雅典人本身就仇恨苏格拉底,那他即使口才再好都要被定罪。

庭审跟辩论不一样,辩论的评判员会对答辩双方进行打分,点评优劣点;庭审是看支持率的;注意!此处只针对苏格拉底《申辩篇》而言。

注意:苏格拉底在陈述中、始终把原告对他的控词定性为——“那不是我”;然后再反过来指责那些控诉他的人,最重要的是“他把裁判权扔给听众席和法官”。苏格拉底对所有人说:你们对原告对我的指控有何感想??

其实苏格拉底也不指望他们的回答,他只是抛了一个个疑问给陪审团和法官。

这样做一方面能赢得一定的支持率,另一方面、还能让法官和听众席对原告形成新的认识,这样做对苏格拉底是有利的。票苏54vs46票,领先。

(第二局)

看见没?前面已经说过了,这场审判是“看谁更有口才”;谁能说服法官和听众席就能赢得更多支持率,口才决定了成败(除非雅典人仇恨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不光口才好,他智慧也很高,他善于思考、喜欢求知,关键他爱真理,不停的在探索未知。

对苏格拉底来说:求真、求知,是他精神思想的最高追求,他一生也是这样做的。

苏格拉底一生只思考几个问题,这些问题还与神学相关的,比方:人从哪里来?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死后到哪里去?灵魂是什么??他的一生(除了求学期)就是这样度过的。

苏格拉底对求真、求知的渴慕非常执着,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可以说:“思考、就是苏格拉底生命的意义”;在《裴鸿篇》苏格拉底所讨论的还是这些问题,人有灵魂吗??记住,《裴鸿篇》是苏格拉底被处决前羁押期间与友人的对话,这说明、苏格拉底临死也是在思想这些问题。

他可是哲学泰斗,他的学说引领着西方社会发展理念的,我非常敬重苏格拉底这位哲学泰斗。

苏格拉底的追求者(学生)影响力也很大,像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些人同样非常显赫,从这里也能够间接的看到苏格拉底的影响。

我也希望有时间再把《理想国》解读一遍,这就要看时间允许不允许了;最近在解读鬼谷子《捭阖篇》,读的人也不多……

注意:苏格拉底始终把对手的控诉定义为“谎言”,他说:原告对我的控词我反对,因为“那不是我”。

接下来苏格拉底提了一个事实,说:“在他们这些谎言中,最让我吃惊的是:我是说他们、告诉你们,要小心谨慎;不要被我的花言巧语所欺骗”。

上面这句其实没反应出来什么,苏格拉底拿这句来指责对手的不是,目的是为自己拉选票。

这句话另外还反应出了一些问题:原告确实认为苏格拉底的口才很厉害,所以给法官和听审席提了个醒。

这里也表明苏格拉底在当时的雅典,已经是“舌辩群雄了”;我们知道他是哲学大师,但是你不知道在当时的雅典、他的口才已经很厉害了。

苏格拉底指责控诉他的那些人的做法无耻!就是那句“你们要小心苏格拉底,他能把白的能说成黑的”;我们不得不承认苏格拉底确实有这个能力。苏56vs44票

(第三局)

注意看,苏格拉底把他的口才定义成是自己的“缺陷”;他的口才已经很高了,他却说No、No、No,这反而是我不如人的地方。

接下来他说:每当我一开口展现我的“缺陷”时,原告他们就必定有所察觉。

这段话苏格拉底太精明了,假如法官和听众席紧盯他的辩词,那他赢的把握不大,所以此时苏格拉底采用了软化。

怎么软化??——法官和庭审席前面已经知道他的口才很厉害,所以肯定认真仔细听他答辩,这样做是为了抓住苏格拉底的把柄。等于法官听从了原告的提醒,谨慎的在听苏格拉底答辩,从陪审团、法官、到听众席、直到原告,都在仔细抓苏格拉底的把柄。

如此庭审继续进行下去,明显法庭局势对苏格拉底很不利。他如果无法说服法官和听众席,肯定会被定为有罪,结果是苏格拉底死罪成立;所以他开始软化。

怎么软化??

我来试答一下,看看情况:苏格拉底说:原告说我口才厉害?其实那是我的缺陷,就是我不如人的地方。原告说我口才很厉害?我不会打铁;他们说我厉害?我不会织布;他们说我口才厉害?雅典小朋友的问题、我都答不上来。苏格拉底说:哎,那正是我的缺陷、是我不如人的地方。

看见没?只有这样,才能化解整个法庭对苏格拉底的警觉。

原告说苏格拉底口才很厉害,这提醒了法官和听众席认真听辩,稍不留意就会被苏格拉底给带跑了。

法官和听审席听过苏格拉底答辩后,大家觉得也没什么嘛,哪有原告说的那么厉害!所以在接下来的申辩中,苏格拉底就宽松了,不再有人紧盯着他的把柄。

从法庭局势来看,此时苏格拉底比较宽松,这对他的申辩很有利,也使他成功赢得了话语权。本来整个法庭对他的答辩是轻看的,就是忽视的,因为他老是不谈现在谈以前(局势在变化)。

这场辩论中有一个主轴,苏格拉底紧抓“那不是我”作为核心。接着他主要指责原告的不是,这样做能降低法庭对原告控词的信任度,苏格拉底如果不这样做他就会立刻输。那样的结果是:苏格拉底——死罪。

为什么原告专盯苏格拉底的现在呢??

因为谈“现在”足以让他败下阵来,谈从前?苏格拉底的结果是:有过犯,不定罪,顶多法庭给他个警告就完事了。

所以,原告控词的核心是指苏格拉底“现在”的事;苏格拉底知道谈现在他必死,他不谈现在谈“以前”。

苏格拉底的策略是:把当前最大的威胁淡化,把以前最小的伤害夸大,这是苏格拉底的辩论策略。

举个例子,原告说:苏格拉底,你昨天去商场买了本书!苏格拉底说:那不是我,我是去买酱油的。

看见没?苏格拉底的策略是“不管原告对他的指控是真是假、有理没理,我都全部采取否定;反过来再指责挖苦原告控诉他的这些人,这样苏格拉底在法庭慢慢赢得了主动权和支持率。

重点是:先否认掉对手的控词,再反过来指责并挖苦对手。这样做就给对手造成了心理负担,法官和陪审团也会转变对原告指控的看法(至少不那么坚定了)。

最后会有一个结果,前提是雅典人在不仇恨苏格拉底的情况下才会发生:苏格拉底赢了,他被无罪释放。

如果雅典人仇恨苏格拉底?他口才再好都要被定罪,要么关押、要么流放、要么死刑。

其实苏格拉底说了谎,只不过法官和听众席没有察觉到。他的法庭申辩是为了赢得支持率,只要支持率过三分之二就算胜诉,这正是一场“口才与智慧”的较量。票苏57vs43票

(第四局)

标注:前面已经说过了,这是法庭辩论,不见得所说内容都是真的,内容真假也不重要;关键要看谁的答辩能赢得听审席和法官的支持。

这一局首先非常诚恳,苏格拉底说:我不像他们,字字句句都经过了精心安排,我绝不像他们那样。我的话语与论证、都是想到哪就说到哪,因为我肯定那是真的。

苏格拉底票58vs42票,略微领先。

(第五局)

标注:这段话基本是事实,原告要一心定他罪是真的,至于原告的答辩是否精心安排?有两个观点:第一,苏格拉底确实很难对付,他口才太好了,怎么驳都驳不倒。这样使得苏格拉底赢得了法庭的主动权,此时原告确实是步步小心。

要知道控告苏格拉底的不是三五个人,那是一群人;他们都想要苏格拉底死。

第二,原告辩词是否精心安排、对苏格拉底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提高他话语的认同度,就是说:“让庭审中的所有人都认为他说的是对的”;这样苏格拉底才能赢得支持率,从而赢得胜诉。关键还是要看演讲口才,你的口才能不能打动法官和听众席,这是生死的关键。

不要以为说“苏格拉底口才好就肯定赢”;那不一定,重点是原告对他的指控也很致命。相对来说、苏格拉底只要辩的好,支持率上去也能赢。

你看我给他打的分,这分数不是乱打的,分数是根据苏格拉底的陈诉、对法庭参与者的带动性和认同度所打;分数的变化、表示了庭审局势的变化,它指明了原告被告的厉害关系。

显然一开始苏格拉底的票数是缓慢增长的,这说明法庭的人包括法官、陪审团、听众席他们是靠向苏格拉底的。这跟他的答辩和演说技巧息息相关,“讲”与“听”是两个概念,位置不同感受也会不同。

演讲有两个重点:第一,要考虑“听”的感受;听众是你“讲”的目标人群,听众不愿听、你只能讲给自己“听”了。

第二,就是“讲”;讲——也是重点,你讲的内容信息很重要,听众从你“讲”的信息内容中能得到什么??这很关键,别人为什么要“听”你讲??

——所以、“讲”与“听”这两个概念在演讲中至关重要,这关系到成效了。

现在苏格拉底票59vs41票,领先。

(第六局)

标注:在这局显示了几个信息,看来雅典人对苏格拉底是讨厌的,为什么讨厌他呢??这跟苏格拉底做学问的方式有关。

苏格拉底爱真理(哲学-索菲亚,就是爱真理);苏格拉底爱真理、又喜欢探索未知,所以他没事就到城门口、集市上、人多的地方找那些自认为聪明的人去辩论。结果呢?辩来辩去苏格拉底发现,那些人并不比他聪明。

就这样、他得罪了很多的雅典人;你看这些控告苏格拉底的人,就是那些“自认为聪明”的人。苏格拉底讨教的方式触怒了他们的声望和地位,此时他们开始用“控告”来报复苏格拉底;可以说这群人对苏格拉底恨之入骨,他们认为“苏格拉底就是雅典的祸根”(不死不行)。

显然在雅典有一部分人对苏格拉底是讨厌的,就这样苏格拉底慢慢在雅典的知名度居高不下;那些被他辩倒的人生气、嫉妒、这是苏格拉底惹上官司的原因。

如此看来、苏格拉底在雅典上流人中是被骂的最多的,一般人对他还是比较尊敬,只是觉得他很怪、感觉总是捉摸不透。

在这段陈述中他不冷不热的提醒了法庭所有人,辩论策略是不温不火而中肯;这是在打感情牌,最好让法庭所有人都同情他。注意:这也是庭辩演讲策略的一个技巧,目的还是赢得支持率。

此时票苏60vs40票,领先;法庭参与者对苏格拉底的辩护有一点失去耐心了,因为苏格拉底老是“避开现在答以前”;这使得庭审很难有进展,法庭又不能剥夺苏格拉底陈诉的权利,说不说在于苏格拉底、听不听在于法官和听审席。

(第七局)

标注:通过上面苏格拉底的陈述来看,显然骂他的人很多,而且骂的这些人都是当时雅典知名人士。

在这里苏格拉底很聪明,他提到了“阿倪托斯”这个控告他的人,这里也有个庭辩策略;虽然苏格拉底说:阿倪托斯对他的诬陷最大,但远没有早期以前的某人对他污蔑大。

注意:在这里、苏格拉底把对他最具危的对象进行了贬低,他拿了以前的一个人进行主要针对;其实这是个幌子。

就是说:“苏格拉底想淡化法庭对他指控词的重视程度”;苏格拉底知道,讲现在必死,所以他把重点拉到以前。

等于说苏格拉底把最致命的指控先绕开了,然后把以前最无力的威胁捧的高高的;这样能降低致命威胁的伤害程度,假如有100%伤害打来,我先去迎10%,转过来100%至少降低7%,我再想办法回击。

你没发现问题吗?这是在庭审,早期污蔑他的那个人很可能已经不在了,就算在、也没那心思了;其实“阿倪托斯”才是苏格拉底当前最大的威胁,只不过他必须把这个威胁说成不算什么。

比方说:几年前恨你的人用针扎了你一下,现在有个恨你的人拿的是把刀,从辩论的角度你肯定要说:这刀不算什么,那谁谁扎了我一针、差点要了我的命。

其实要命的是刀,只不过这刀子还没扎。拿刀的人听了你的说法,后会反思:嗯?这刀杀不了他,我下次拿根针杀他也不迟。

实质上扎针的那个人已经过去了,是以前式、没伤害了;而拿刀的人呢?这是现在式,伤害就在眼前。

这也是辩论的一个策略;此时苏格拉底票数明显远超了原告,以62vs38居决胜优势。这表示法官、陪审团以及听众席把重点,关注到了苏格拉底的以前,这也表示他的策略避开现在、谈以前是成功的。

苏62vs38票,领先。

(第八局)

标注:在这局提示出了几个问题;第一,对苏格拉底的讨论一直都存在,而且已经隔代了;就是说“爷爷辈讨论苏格拉底、到了儿子辈、孙子辈这一代,都还在讨论他”。

等于说苏格拉底坏话的那些人,啥时候说的?都无从察考了;现在只是有那么个说法还在一些人的记忆里,有说法没根据,这很难给苏格拉底定罪。

这里苏格拉底也是一个辩论策略,先模糊庭审员的视野,让他们别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现在”;这样也能模糊听众席,把他们的眼光拉向早期对他的污蔑上。这样会形成一个对比:拿早期污蔑,跟现在这个污蔑进行比较;这使得陪审团会考虑当前这个指控有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

苏格拉底的任务只需把以前的污蔑夸大,越大越好!这样就显得当前的指控意义不大。

他这一招很厉害,使得陪审团、法官、听众席包括原告,他们会有一个自问?说:这个案子还有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明显不算事嘛!

看见没?苏格拉底不光用演说打动陪审团,重要的是他的语言技巧转换。这样做把审判局势就牵住了,话语权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就跟下象棋一样,苏格拉底能看到“势”,又能左右势,就凭一张——“嘴”。

前面已经说了,原告被告都有一个武器,那就是“一张嘴”,手里的牌看你通过嘴、怎么打出去。

别看这场庭审是用嘴完成的,它背后隐藏得是苏格拉底的智慧。苏格拉底不光智慧高,语言天赋也极高!票苏64vs36票,领先。

(第九局)

标注:这局的陈述彰显了庄严性,表示“我正式的申辩将在下面展开”;苏格拉底这篇陈述的内容真假不重要,重点是看他对当前指控怎么把握。

毕竟现在的指控才是他的威胁,以前的污蔑已经过去了,跟现在的苏格拉底没啥关系。

他的提议是合理的,讲为什么现在会有人控告他,但是这也是个策略;不管以前的污蔑和经过是谁说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把现在的焦点、放在以前就好,这对苏格拉底有利。

就是说:对当前的控诉,还是坚持“那不是我”;把当前的威胁转移到以前。

策略还是把“现在”的威胁淡化,把“以前”最小的伤害夸大。

把现在的焦点转移到以前,这样陪审团的目光就不会盯在苏格拉底身上,而是盯在以前那些事上。

总之心里还是会进行比较,拿现在比以前,以前的事只是听说、最有发言权的还是苏格拉底本人。

此局苏格拉底策略的成功为他增加了支持率,以66vs34票,领先。

(第十局)

注意:与前面的推论差不多一致,上面苏格拉底说的有些是实情,有些是拐着弯再说。苏格拉底经常把问题抛给法官和听众席,让他们作答再由他们辩论,此时苏格拉底成了旁观者。

这样做一方面能澄清自己说的话,也能把焦点从他身上转移到“话”上。

假如观众席有人提出苏格拉底说了什么话并讲了出来,苏格拉底有两个策略:第一,你们大家讨论一下,看看说的对不对??——第二,我没说。

苏格拉底的主轴那条线还是没变——“那不是我”;然后他再反过来指责说这话的人,被指责者没有充分的理由解答就会失信,然后失信人的话就会被讨论一遍对还是不对?

如此在下次的提问或发言上、这个人的可信度就降低一点,他也会小心答辩了。

如果他不认真思考拿出有力控词,法庭很可能当庭撤销对苏格拉底的指控,从而无罪释放他。现在票数苏67vs33票,领先。

(第十一局)

前面苏格拉底讲他“拿薪水”的事,这是个铺垫;像是在给法庭讲关于他拿薪水的故事,更像是在讲有关他的事。

当然,这确实是发生在苏格拉底身上的事,没错;但是此时的这个做法第一是在拖延时间,第二、他的目的是用语言表达打动陪审团和法官,使他们专心听他讲话。这对接下来展开什么话题至关重要,比方说:苏格拉底可以用现在的指控作为开场白,但是用现在作为下一步的话题,会使他面临当前的指控,他会被定罪。

假如苏格拉底选择以前的污蔑作为开场呢?这就避开了当前指控的直接威胁。他把重点还是放在以前的事上,用这个话题来作为下一步的开场。

这样对苏格拉底没有直接伤害,伤害来自现在。增加那1票表示法庭参与者对他“拿薪水”的事有兴趣。

票数:苏68v32票,领先。

(第十二局)

标注:在这局苏格拉底有一个突出点,他想用“凯瑞丰”这件事提高人们对他话语的可信度,显然此时苏格拉底的申诉已经不被大家采纳了。

法官和陪审团觉得苏格拉底有点烦!他太啰嗦了;法庭已经失去了对他说话的兴趣。

陪审团这样的情绪对苏格拉底很不利,法庭如果都不愿听他的申辩、那他就是失败了。

整个法庭除了原告不想听他的辩论外,那谁还支持他?谁给他投票??法官和听众席要给双方投票的,别忘了、三分之二的支持率算胜诉。苏格拉底是输不起的,输就意味着——死。

所以、他用“凯瑞丰”这件事来提高他话语的可信度,证明这是真的、还有人能佐证,凯瑞丰的弟弟就在法庭现场。

注意:假如此时凯瑞丰的弟弟能为这件事作证,那苏格拉底就捞大了;在接下来的庭审中他就能掌握局势的主动权。现在他很被动,法庭对他都没耐心了,很被动。

这里也指明了一个问题:原告也很厉害!能尖锐的指出苏格拉底的错误。原告能使得局势倒向他们,别以为说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原告能指出苏格拉底的错误在哪,不是指他说的那些事,而是指苏格拉底老是把现在的指控转而不答,他只说以前。

苏格拉底这样的做法是拖延时间,他避重就轻太明显;另外这样使得当前原告的控告无法进行。

虽然苏格拉底作为辩护人、有权为自己辩护,但是他选择的事件的目标都是指向以前的。法庭又不能剥夺他为自己辩护的权利,你可以尽情选择辩护内容,我可以选择不采纳。

但是,法庭必须完整的听完苏格拉底的辩护。

注意:这场庭审对每一位参与者都是煎熬,苏格拉底喋喋不休的老拿以前说事、这使人厌倦,庭审现场很多的参与者都打起瞌睡来了。现在苏格拉底需要一个激励,把所有听众从靡靡之音中惊吓起来,要不然都要睡着了。

所以、凯瑞丰在神庙求问女巫的这件事,能唤醒陪审团的精神,还能提高他话语的可信度。票苏67vs33票领先。

(第十三局)

标注:上面的陈述苏格拉底是失败的,他取得了适得其反的效果。他这样说是没错,但是他没考虑陪审团、法官、听众席这些人的感受。

这场庭审说是申辩,应是演讲才对;苏格拉底说出的具体人和事、此时激发了法庭所有人的怒气,等于触动了大多数人的自尊心。此时肯定会有人追问:苏格拉底,你说别人这不行、那不行、就你行,你真狂!我看那谁谁谁就比你强。

注意:此时苏格拉底的辩护已经进入了白热化,他前面的申辩触犯了很多人的自尊心,这使得大家开始反感他。

前面提到,一开始只是雅典的上流人骂苏格拉底,一般人还是尊敬他的;但是此时呢?经过上面他的陈诉以后,他得罪了更多人。当前的局势不光上流人骂他,现在就连一般人也开始骂他了。重点是:苏格拉底的这个陈诉虽然真实,但它伤害了大多数人的自尊心。

通过推论发现,这次苏格拉底的辩护是失败的。

他犯了两个错:第一,选题选错了;如果不拿这个“凯瑞丰”说事,还不会导致现在的颓势。

第二个最严重,苏格拉底把原本应该是一场演说的辩护,当作辩护来答。就是说:苏格拉底在演说与申辩之间位置转错了。

演说是要调动听众情绪的,他前面做的一直都很好,但在这里出了叉子。

这场庭审是要投票的,如果得不到三分之二的支持率,他肯定要被定罪。

标注:上面这个环节,苏格拉底把“演说”放弃了,他进入了辩护的状态;这导致他触犯了整个法庭参与者的情绪,他的支持率估计掉的只剩37%了。其中还有几个是中立态度。

这么说吧,前面苏格拉底一直占主动优势,那时支持率67%左右,他有完全胜诉的机会。

但是自从他从演说状态进入辩护状态,这就是个失误。

首先、他把陈述事件会带来什么后果,辩护重视的是“理”而不是“情”;演说讲的是“情”而不是“理”,苏格拉底这次选什么讲就选错了。

庭审中他不该从“演说”跳到“辩护”中去,这个环节苏格拉底败的很惨,法庭100位参与者只有37%还在支持他,这样是要被定罪的。

个人观点:现在我真替苏格拉底捏一把汗,假如在后面的申辩中他不能扭转庭审局势,那他就死定了。他肯定会被定罪,然后宣判死刑。

在前面我想过他必须打破这靡靡之音,把瞌睡的陪审团惊醒,但没像到会是这么大的动静。他扔了一棵雷,把整个陪审团和听众席给“炸”醒了。

这动静也忒大了吧!现在整个庭审现场的人都开始恨他了。

票数:苏37vs63票落后。

原标题:苏格拉底《申辩篇》解读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